热线电话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是一支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根植于心的军队

发布时间:2018/12/14

是一支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根植于心的军队

  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加速融合,已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的突出趋势。目前,我国已探索形成了一批较成熟、可复制、可推广的智能制造新模式,智能制造推进体系也基本形成,未来要进一步在供给侧加强技术创新,积极培育生态体系,加快迈向制造强国

  在终端制造厂商的网页上,消费者自主选择甚至定制喜欢的样式、颜色、外形和功能等,然后自动下单开始生产,已被视为智能制造的典型应用。当然,智能制造不仅于此,它贯穿于制造全流程并深刻改变了制造业的效率和模式。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日前出台了《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2018年版)》(以下简称《标准》),提出到2018年,累计制定修订150项以上智能制造标准,基本覆盖基础共性标准和关键技术标准;到2019年,累计制定修订300项以上智能制造标准,全面覆盖基础共性标准和关键技术标准,逐步建立起较为完善的智能制造标准体系。

  “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加速融合,已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发展的突出趋势。要聚焦智能制造这一主攻方向,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步伐,加速推动经济发展向质量和效益提升转变。”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说。

  打破行业壁垒

  加快推进智能制造,是加速我国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推动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对重塑我国制造业竞争新优势具有重要意义。

  日前发布的《2017—2018中国智能制造发展报告》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制造市场,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2200亿元。工信部此前发布的《第一批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推荐目录》显示,其中主营业务收入10亿元以上的已超过20家。

  智能制造,标准先行。标准化工作是实现智能制造的重要技术基础。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认为,智能制造标准具有跨行业、跨领域、跨专业的特点,因此新标准要打破行业、地域和专业的界限,既立足国内需求又兼顾国际体系,建立了涵盖基础共性、关键技术和行业应用3类标准的国家智能制造标准体系。需要强调的是,要努力打通中国标准和国际标准间的壁垒,更要注意各个智能系统间的互联互通。

  “近年来,我国已探索形成了一批较成熟、可复制、可推广的智能制造新模式,在技术标准方面研究制定了数字化工厂参考模型等一批关键标准,初步建立了智能制造标准体系的架构。”左世全说。

  《标准》强调,要形成智能装备、智能工厂、智能服务、智能赋能技术、工业网络5类关键技术标准。对此,志高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李兴浩表示,这为智能制造企业指出了发展方向,即从智能装备开始,向智能工厂、智能服务和工业网络不断升级。

  除此之外,“还要抓紧制定一批行业智能转型急需的基础共性和关键技术标准,逐步完善健全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并加快创新技术成果向标准转化”。辛国斌说。

  提高生产效率

  业界已充分认识到,智能制造能缩短产品研制周期,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降低运营成本和资源能源消耗。加快发展智能制造,不仅能提升传统制造业的质量效益,还能有效带动智能装备、工业软件等新兴产业快速增长,同时有助于我国传统产业实现生产制造与市场多样化需求之间的动态匹配,增加产出、减少消耗、提高品质,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抵消劳动力、原材料等要素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

  “发展智能制造,会对破解我国制造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发挥历史性、革命性的推动作用。”辛国斌说。

  左世全介绍,我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成效十分明显,智能化改造前后生产效率最高达到2倍以上;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0%以上,最高降低60%。一些企业积极应用智能制造新模式,通过大规模定制、远程运维服务、网络协调制造等,实现了生产效率的大幅提升。

  “很多企业现在都积极发展智能制造,因为智能制造确实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李兴浩介绍,早在2012年,志高集团就开启了智能化战略,推出全球首台智能云空调,建成行业唯一的全球智能云空调大数据中心,并主导了中国首个智能云空调标准的起草发布。当前,以空调为代表的家电业正在从智能单品走向智能生态的系统布局。未来的空调行业是智能化的时代,制造业也是如此。志高正在加快研究最先进的智能制造战略布局,努力向“中国智造”转型。

  辛国斌指出,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智能制造需求市场。要主动利用好这一庞大的市场需求,加速推进智能制造。

  形成推进体系

  辛国斌表示,近年来,中国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基本形成,关键领域实现突破,试点示范成效明显。在国家层面实施了305个试点示范项目,生产效率平均提高近30%。

  据了解,目前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已形成了央地协同、产学研用联合创新,各方面共同推进的工作格局。总体来看,我国全面推进智能制造的条件已经成熟。一方面,智能制造核心装备供给能力不断增强,集成服务能力持续提高。我国已成功突破和应用一系列关键技术装备,包括高档数控机床与工业机器人、增材制造装备、智能传感与控制装备、智能检测与装配装备、智能物流与仓储装备等。另一方面,智能制造的基础支撑能力不断夯实,智能制造标准体系日渐完善。

  但也应当看到,在推行智能制造的过程中,我国仍面临核心技术装备、支撑软件、控制系统等受制于人的情况,需要在智能制造供给侧加强技术创新,满足智能制造发展需求。

  “要从两个方面推动智能制造发展。一是推动制造业智能转型,二是通过发展智能制造带动包括智能制造装备、核心软件系统、系统集成能力等方面的提升,培育新兴产业。”左世全说。

  辛国斌强调,要积极培育智能制造生态体系,并以市场应用带动关键技术装备、智能制造标准、核心工业软件、工业互联网平台和系统解决方案供给能力的有效提升,形成发展智能制造的“中国方案”。(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 鑫 实习生 毛钧谊)

2(中文翻译为“心神”)验证机进行了首次试飞。隐形战斗机的载人试飞在日本尚属首次,日本将成为继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之后第4个开发出国产隐形战斗机的国家。但从“心神”的诸多短板来看,日本之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希望通过研发所谓新一代战机刺激美国放松对日出口-22的限制,在军事装备方面增加与美国合作或者谈判的筹码。

日本是最早在战斗机上使用有源相控阵雷达的国家,其为“心神”研制一款有源相控阵雷达并无大的困难,但为一款验证机研制雷达的意义不大。特别是“心神”机头直径较小,即便安装雷达,尺寸也非常有限。不过,“心神”机体表面采用了“智能蒙皮”技术,机身上附着了“瓦片式相控阵雷达”天线,这极大提高了雷达的探测范围和探测距离。

从“心神”隐身设计上来看,更像是非隐身三代机优化而来的产物,其隐身效果远不及35甚至中国的歼-20。一般而言,气动外形对隐身的贡献率超过80%。由于该机体设计相对圆滑,特别是两侧的进气口,并未采用对边平行的设计,而这将成为较大的散射源。而且,“心神”的进气道也未采用隐身机必备的形进气道,发动机的风扇叶片以及进气道将成为强大的雷达反射源,这将使其隐身性能大打折扣。

现在看来,尽管“心神”战机实现了首飞,但却难掩日本政府和军工企业的无奈。《日本经济新闻》认为,日本之所以自主开发隐形技术,是为了获得针对美国的谈判筹码。

可以认为,尽管“心神”战机是日本谋求重建军事装备体系的重要尝试,但无疑也是为提防美国做打算。按照传统,日本可以向美国求购类似性能的战斗机。从15,日本主力战机均为美制,而且日本已确认采购-35联合战斗机。研制“心神”战机,说明日本并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一旦美国试图拿-35“要挟”日本,日本也不至于没有预案,这与当年研制-2颇为类似。

在研制五代机方面,日本既缺乏决心,也缺乏相应的技术。同时“心神”战机根本就没有多少先进技术用来验证,也不具备足够的生产价值。即便日本能够突破种种技术障碍,但美国从政治、经济因素考虑也不会对“心神”乐见其成。美国曾经依靠技术阻止了日本-2研制目标,还利用政治手段成功干扰了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售“苍龙”级潜艇。因此,“心神”后续发展的不确定性是显而易见的。